陆千合看百合发起呆来的样子
2019-03-31 13:3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这些钱虽说是陆家夫妇给的,可她捐了骨髓,而且还是两次,没有人知道捐两次骨髓对于人体发育影响有多么巨大,百合要不是练了九阳真经,恐怕现在骨骼早已经受到了影响,就算是如此,她现在偶尔还会感觉到身上骨头的疼痛,这种痛苦可想而知是会跟随她一身的,因此她拿了陆家夫妇的钱心安理得。只要再替陆震涛买到一个肾,从此她会过自己的生活,与陆家人再也没有牵扯。“反正我有事要离开了,你替我跟爸妈说一声。”陆千合看百合发起呆来的样子,也不知她有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耳朵里去,因此一甩头发,提起书包便跑了。她现在已经十七岁了,脸上画了淡淡的妆容,看起来精致又明媚,少了几分她这个年纪本来的稚气,多了些成熟与妩媚,百合如今练了武功,早知道她最近交了男朋友,这应该是迫不及待要会情郎去了,说什么学校有事,若是陆千合觉得占自己的便宜比欺负原主还要容易的话,那么她就打错算盘了。百合抿了抿嘴唇,那头陆家夫妻已经车子开进了小区,柔弱而又面色惨白的陆震涛被他们扶下了车来。从窗外看下去,两夫妻对陆震涛关怀备至,不过是阴着的天气,像是深怕儿子冻着了般,陆母从随身带着的包包里取出件外套来抬了儿子的手要替他穿上,而轻咳着的陆震涛像是感觉到了楼上的视线般,突然仰头朝天上露齿的微微一笑。这栋小区都是有钱有势的人才能住的。一梯一户,陆家的房屋是在十六、十七楼。共买了两层,取七上八下之意。就是希望能使得儿子的身体更好一些,隔着这样远的距离,陆震涛竟感觉到了自己,百合微微一笑,眼睛却眯了起来。那一家三口乘了电梯上来,没等陆母按门铃,百合便已经打开了门,陆母一手提着包包,一手扶着儿子有些不便。下意识的就将身上的包朝女儿扔了过去:“你姐姐呢?”百合抿着嘴唇,伸手将包随手放在一旁的鞋柜上:“她新交了男朋友,出去约会了。”陆父的脸色一下子便阴沉了下去,但当着儿子的面没有发火,陆震涛则是好奇的微笑着:“千合竟有了男朋友吗?”他声音十分虚弱,脸色苍白得近乎发青,一头柔软的头发像是也没什么光泽般,非常完美直播 ,十分黯淡的贴在他脸颊,看上去更给他增添了几分病弱的气质。他身段颇高。长得有些像陆父,可那嘴唇却与陆母很相似,这会儿唇瓣发白得透明,看上去就是气色十分差的样子。“大哥看起来好了许多。”百合本来不想说这话的。但不知怎么的,心里对于陆震涛本能的关怀却让她这句话脱口而出。这话一说出口,陆震涛眼睛便亮了起来:“百合真的觉得我已经好了许多吗?”在后头陆震涛口口声声喊着他已经活腻。因此才不忍妹妹再为他付出,最后将陆百合毒死。可就是蝼蚁也苟且偷生,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想活?若他真的不想活。任由陆家夫妇折腾这些年,他也不至于挨得下来。陆父难得露出几分笑容来,看儿子欢喜的模样,心头暗觉这一趟回来对了,儿子的主治医生曾说过,陆震涛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恐怕距离他下一次手术也不远,让这兄妹二人培养一下感情,到时好让百合心甘情愿取出东西来那是最好的,因此他也没有在一旁盯着,反倒阴沉着脸给陆千合打电话去了。百合受了原主身体的影响,这会儿不太敢开口说话,紧抿着嘴唇,陆震涛却是谈话兴十足,就是百合没理睬他,他自己也能张嘴说个不停,陆母满脸含着笑意,一脸仁慈的盯着儿子看,不时拿帕子替他擦擦额头沁出来的汗珠与偶尔会不由自主流出来的鼻血,眼中露出心痛之色来。“好了百合,你大哥累了,不要再让他过度劳累。”觉得儿子说得差不多了,若不是见他心情好,陆母是不忍心让他太过累的,这会儿看他说了一会儿,为了他身体着想,陆夫人舍不得喝斥儿子,只有怪女儿不懂事了。她这话一说出口,百合微微一笑,起身朝陆震涛看了一眼,进屋里去了。陆震涛愣了愣,脸上露出那种如同受伤小兽一般的神色,将头低垂了下去,陆母正在安慰着他什么,只听他轻细的嗓音像是看破了红尘一般:“妈,没事的,我就是这样,能活多久都不确定,你又何必这样呢?”他越是这样想得开,陆母轻细的哭声就越响亮了起来。没有意外的,陆千合被陆父叫了回来,虽说没有遭到毒打,但陆父却是直接给她学校打了电话,让她这一学期都不准去学校了,将她关在了家里,这个折磨对于花季一般年纪的陆千合来说,再是残忍不过,她闹过了,但却强硬不过陆父的手腕,被关在了家中软禁起来。而陆震涛生日一过,他的肾果然出了问题,尿出了血的时候,陆母第一时间便知道了,两夫妻又赶紧收拾着东西,与儿子一块儿去了医院。还没有两天,百合就等来了陆母。“你大哥需要换肾,你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就随我进医院吧。”陆母一回来没有要跟百合商量的意思,自己一个人直接就下了决定,百合这会儿正坐在屋里写作业,听到这话手便顿了顿:“妈,我已经在替大哥找肾,已经有眉目了。”陆震涛不是什么稀罕的血型,要跟他找个匹配的肾源还是十分容易的,时下多的是急用钱的人想着出卖身体一部份的,因畸形的价值观产生出了这么一个行业,自然也有黑市上的人开始跟着忙活了起来。只要有钱,没有什么东西得不到的,百合因为练了武功,也不怕宵小暗算,因此很快找到这么一个地下黑市,并得知了其中一个小头目的联络方法,百合还没来得及与他通电话,陆母便直接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来,而且还是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仿佛那本来就是属于陆震涛的东西,不过是一直存放在百合这儿,现在要取回去般。百合这一开口,虽然不是明确的拒绝,但话里的意思却是让陆夫人懂了,只是一时间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因为觉得女儿的出生就是为了儿子的,太过天经地义,所以她没有想过女儿还会有不甘愿的一天,之前的陆百合虽曾明确的表示过要有自己的生活,可她也只是不想被两夫妻控制而已,还没有说出不愿意替陆震涛捐骨髓的事儿来,她只是受够了成天到晚的吃药,不能如同龄人那般过普通的生活,倒还没有过要造反的时候。没想到百合这一乖了五六年,陆母正是放松警惕时,她竟开始反悔了。陆母心头是又惊又怒,一下子站起了身来,脸色阴沉了下去:“你想反悔?”“我并没有答应过,又怎么说反悔?”若是陆夫人还稍有点为人母的爱心,大家不必将脸皮撕破自然是皆大欢喜,她替陆震涛找个合适的肾源,她又有武功,就算是钱不够,自己怎么也能想个法子挣钱,大不了往后去还就行了,可陆夫人这会儿的意思好像是非要她捐肾的样子,百合自然也不可能乖乖低头答应,眼神也跟着冷了下去:“我愿意替大哥找个完好的肾,与他匹配的,我会出钱,如果钱不够……”“闭嘴!”陆母厉声喝了一句,表情十分难看的盯着女儿瞧了半晌:“你不要以为你长大了,翅膀硬了,你的命是我跟你爸爸给的,若是你活腻了,我们随时可以收回来,你觉得如果没有你大哥,你有资格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听到陆母这话,百合心中十分不明白:“确实没有你们生我出来,我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可你们凭什么觉得我愿意被你们生出来?”她替原主问了这一句,这话一问出口,百合心中本能的涌出一股哀伤感来,她勉强忍下了,陆母才面色铁青:“你不要狡辩。”她被女儿问得有些心虚,又看到陆百合如今已经比以前长大了许多的脸庞,好像在不经意间她已经有了变化,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变得陌生了许多,陆母一时间心里生出几分愧疚来,但想到如今躺在医院里的儿子,那丝刚生出来的柔软又被她狠狠的掐断,让她心一下子就冷了下去:“你不必跟我说这么多废话,你救你大哥得救,不救也得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陆夫人说到这儿,语气缓了缓:“现在是我跟你说与你好声好气,若是换了你爸爸,恐怕就顾不了这么多了。”威胁完女儿,陆夫人看到百合却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一股真火不由越烧越旺:“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救你大哥?”陆夫人说到这儿,语气十分不善:“我只数三声……”(未完待续。。)ps:大家都知道啦,今天还是两更哦~~~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ultratraveldeals.com111六会彩论坛官网,神算子论坛741111,神算子高手心水社区,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118kj版权所有